• <output id="pqura"></output>
      <i id="pqura"></i>
      歡迎光臨四川報道網 當前時間: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      www.sustainablesolution.net

      地方: 成都 綿陽 德陽 自貢 攀枝花 瀘州 廣元 遂寧 內江 樂山 南充 宜賓 廣安 達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資陽 阿壩 甘孜 涼山
      野化放歸助力大熊貓種群復壯(深度觀察)
      2023-10-12 12:02:38 來自:人民網四川 編輯:王云
      大熊貓國家公園風光秀美。圖為栗子坪區域。
        國家林草局供圖
       
      研究人員給大熊貓幼仔進行健康檢查。
        何勝山攝
       
      大熊貓“琴心”被放歸野外。
        何海洋攝
       
        驅車從四川都江堰市區出發,沿著蜿蜒的盤山公路一路向西,行進了一個多小時后,來到了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(以下簡稱“熊貓中心”)臥龍核桃坪基地。這里氣候溫涼、多雨濕潤,地處大熊貓的自然生存環境里,非常適合野化培訓圈養大熊貓。
       
        圈養大熊貓的野化放歸是熊貓中心首創的關鍵技術,主要分為野化培訓、放歸與監測等階段。多年來,一代代科研工作者傾注大量心血,建立了完善的大熊貓野化培訓和放歸監測技術體系,在實踐中取得良好效果。
       
        為何要將大熊貓野化放歸,這對大熊貓種群保護有什么重要意義?從圈養到放歸,大熊貓要上哪些“培訓課”?近日,記者進行了實地探訪。
        
        野化放歸是復壯和重建野生大熊貓種群重要手段
        山林青翠,溪流涓涓。在核桃坪基地野化培訓區域,除了一條工作人員上山下山踩出來的小路,幾乎看不到人類活動的痕跡,保留著原始生態。為了不驚擾這份寂靜,記者把手機調至靜音,輕手輕腳走進這里。
       
        茂密叢林間,大熊貓“博斯”帶著幼仔正在酣睡。不遠處,身著“熊貓服”的飼養員,正利用這段時間,抓緊清掃圈舍,補充新鮮竹子。
       
        “為了掩蓋人類的氣味,‘熊貓服’上噴有熊貓糞便和尿液的提取物。” 核桃坪基地野外研究動物管理部部長何勝山告訴記者,不同于圈養大熊貓對飼養員的親近和依賴,野化培訓的飼養員要時刻保持“隱身”。
       
        野化放歸是復壯和重建大熊貓野生種群的重要手段,對保護大熊貓具有重要意義。
       
        近年來,我國通過大力實施天然林保護、野生動植物保護工程和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等,保護大熊貓及其棲息地,成效明顯。第四次全國大熊貓調查結果顯示,野生大熊貓種群數量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1114只增長到1864只,分布在秦嶺、岷山、邛崍山、大相嶺、小相嶺、涼山等六大山系。
       
        然而,自然地理障礙將這些野生大熊貓隔離在六大山系中,人類活動又將這六大棲息地種群割裂成無法交往的小局域種群。“棲息地的破碎化導致被隔離的種群之間不能實現基因交流,使得局域小種群遺傳多樣性降低,加快了瀕危小種群消失的速度。”核桃坪基地主任吳代福表示。
       
        要拯救一個物種,必須保護其所在群落的整體性、穩定性和物種內部遺傳的多樣性。“目前,我國保護大熊貓采取的主要措施是就地保護和遷地保護兩種方式。”吳代福介紹,兩種方式的連接點,就是將人工圈養繁殖的大熊貓,經過野化培訓后,放歸到野外瀕危小種群,從而改善其遺傳多樣性、降低滅絕風險,實現野生大熊貓種群復壯。
       
        隨著配種受孕難、育幼成活難等世界性繁育難題被攻克,大熊貓人工繁育碩果累累,圈養大熊貓種群實現了自我維持。2003年,熊貓中心啟動圈養繁育大熊貓野化培訓放歸工作。
       
        2006年4月,雄性亞成體大熊貓“祥祥”經過獨立野化培訓后,放歸野外。然而,不到一年時間,工作人員在雪地里發現它的尸體。經過分析研判,“祥祥”在與野生大熊貓爭奪領地和食物的打斗中,從高處摔落重傷致死。
       
        熊貓中心總結“祥祥”野化失敗案例認為,也許是缺乏合適的學習對象,導致“祥祥”野外生存能力不足;也許是放歸地種群數量飽和,“祥祥”缺乏足夠的生存空間;野外成年雄性大熊貓對領地和配偶的爭奪異常激烈,“祥祥”可能打斗經驗不足,招架不住。
       
        總結經驗,再接再厲。2010年,隨著圈養大熊貓種群數量穩定增長,熊貓中心啟動圈養大熊貓野化培訓第二期項目,并首次提出“母獸帶仔”的野化培訓新方法。
       
        幫助大熊貓幼仔一出生就學習野外生存技能
        “凌晨1點16分,仔叫,母側臥護仔”“凌晨4點53分,母調睡姿護仔”“上午8點,母早上采食竹子9根,喝水兩次。仔叫聲洪亮,排便一次,均無異常”……核桃坪基地監控室內,飼養員工作日志上詳細記錄著大熊貓“輝輝”及其剛出生的幼仔每一天的動態。
       
        眼下,核桃坪基地內,有4只大熊貓幼仔處于野化培訓第一階段:1歲多的“知春仔”“博斯仔”以及剛出生的兩只幼仔。“剛出生的大熊貓幼仔,各方面器官都發育不完全,我們要時刻關注、全天不間斷視頻監控,一旦發生異常情況要及時采取應對措施。”飼養員張大磊說。
       
        按照大熊貓的生長發育和行為發育特點,野化培訓分為兩個階段,剛出生至1歲左右在2000平方米左右的小型培訓圈內,幼仔吃的是母乳;1歲左右至放歸前在20萬—30萬平方米的大型培訓圈內,幼仔逐步學會自主采食竹子。大型培訓圈選在大熊貓野外棲息地環境里,這里有高大的喬木、茂密的竹林以及復雜的地形,處于完全的自然狀態。
       
        在長期實踐與研究基礎上,熊貓中心創造性地實施“母獸帶仔”培訓。“從出生起,幼仔就跟隨母獸生活,逐步學會在大自然中覓食、尋找水源、躲避天敵等生存技能。過去,飼養員幾天也教不會熊貓爬樹,現在熊貓媽媽用嘴把寶寶往樹上一拱,熊貓寶寶兩次就學會爬樹。”何勝山說,大熊貓在完成一系列訓練并經過專家論證評估后,才有可能放歸自然,“這時,兩三歲的大熊貓處于斷奶后、成年前階段,作為亞成體更容易融入野生大熊貓種群。”
       
        母獸的選擇大有講究。“母獸最好是具備野外生活經歷的經產大熊貓,或者育幼能力強的個體。”何勝山說,同時母獸的身體必須保持健康狀態,還要考慮年齡、遺傳背景等因素。
       
        為了避免大熊貓幼仔產生“印痕行為”,必須盡量減少人為活動的影響。“每次給母熊貓投喂食物的時候,飼養員都會穿上‘熊貓服’,避免幼仔對人類產生依賴。”張大磊說,要讓熊貓一感知到人類就躲避而不是主動靠近,這樣它們才能順利地回歸叢林中。
       
        除了投喂食物、打掃圈舍等,飼養員還要負責觀察記錄大熊貓生長發育情況和行為表現,比如首次走動時間、首次攀爬時間、首次吃竹時間等。從2012年至今,張大磊已經飼養過7只進行野化培訓的大熊貓,“雖然工作很苦很累,但只要它們回歸野外健康生活,我就很有成就感。”
       
        常年陪伴大熊貓,這份工作在讓人羨慕的同時,也隱藏著鮮為人知的風險和挑戰。
       
        夏天,山里經常發生泥石流,野化培訓圈常常受到考驗。“2019年8月20日發生的泥石流,離我們休息的小木屋只有不到100米,當時的情形非常驚險。”何勝山至今心有余悸。在野外碰到野生動物也是常事。“山上經常碰到野豬、蛇等,大家在積累豐富經驗和做好充分準備的情況下,才能躲過一次又一次危險。”何勝山說?,F在,他和同事們總是提前做好防范預案,每次上山前都會帶足物資,隨身攜帶衛星電話保證通信暢通。
       
        科研人員韋華在一次野化培訓大熊貓時差點丟了性命。2016年12月,在天臺山接受培訓的幼仔“八喜”已經接近放歸的年齡,但連續兩天沒有發現“八喜”的身影,韋華和同事十分擔心,進入培訓圈搜尋,沒想到被護仔心切的大熊貓媽媽“喜妹”襲擊而受重傷。即便如此,韋華仍然認為:“‘喜妹’咬我,說明它野性強、母性強,這正是我們野化放歸大熊貓追求的目標。”
       
        有序開展大熊貓放歸,改善微小種群遺傳多樣性
        大熊貓野化培訓后,怎么確定放歸棲息地?
       
        熊貓中心調查監測處高級工程師謝浩介紹,科研人員會綜合考慮適宜棲息地質量、面積、主食竹生物量、放歸大熊貓遺傳背景等多種因素,確定放歸地。2018年,大熊貓“琴心”“小核桃”野化培訓并經過科學評估后,被放歸至位于岷山山系的都江堰市龍溪虹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
       
        放歸后的大熊貓,如何監測其生存狀態?
        謝浩介紹,大熊貓在放歸時會被戴上一個可追蹤監測的電子頸圈,通過衛星信號來追蹤它們的活動軌跡、健康狀況等信息,“不過,頸圈會在一年半左右脫落,無法長期追蹤監測,必須依靠紅外相機、糞便取樣等方式收集更多數據。”
       
        “大熊貓在哪兒,我們就跟到哪兒。”謝浩說,監測隊員們在深山老林中搜尋大熊貓糞便,記錄相關詳細信息,通過提取DNA,分析大熊貓的性別、年齡、種群、親緣關系等。“高山峽谷里面,經常一走就是半個多月,夜里追到哪里,就歇在哪里。有時食物補給跟不上,還得餓肚子。”
       
        2021年11月,都江堰市國有林場工作人員在野外監測時,通過紅外相機拍攝到野生大熊貓影像,疑似為2018年放歸的大熊貓。專家團隊前往現場勘驗,并采集糞便樣品作進一步檢測。通過從中提取的DNA,確定這只5歲多的雌性大熊貓正是2018年放歸的大熊貓“小核桃”。
       
        熊貓中心野外生態研究室副主任張明春看到“小核桃”的影像時激動不已,“這只大熊貓體態圓潤,精神狀態正常,在野外生存狀況良好。當DNA識別結果證實確實是‘小核桃’后,野化培訓團隊都很激動,這說明‘小核桃’兩年多的野化培訓是成功的。希望它能在野外茁壯成長,也期待它覓得如意郎君,繁殖后代,給我們帶來更多驚喜!”
       
        截至目前,熊貓中心已放歸圈養繁育大熊貓11只,存活9只,其中7只成功融入有滅絕風險的小相嶺山系野生種群,2只成功融入岷山山系野生種群。放歸的大熊貓中,有1雄4雌共5只已滿6歲,處于可以繁殖的壯年階段。“放歸大熊貓融入野生種群并且繁育后代,才能達到壯大野生種群的目的。但要找到放歸大熊貓有后代的明確證據,需要耐心和時間。”吳代福表示。
       
        目前,我國正在構建國家公園天、空、地一體化監測體系。“我們以此為契機,在大熊貓野化放歸的區域內增加攝像頭、紅外相機等監測設備,提升大空間監測能力。”熊貓中心調查監測處處長楊建說,同時加強頸圈研發,努力提高電池使用壽命、提升定位精準度、實現錄音實時回傳,以掌握大熊貓野外動向等更多野外生存信息。
       
        “我們將通過種群的動態監測,評估遺傳貢獻。”楊建說,通過“貓臉識別”及DNA個體識別等技術,從大熊貓親緣關系、年齡結構及遺傳水平等方面開展動態監測,建立區域種群數量、結構和地理分布數據庫,驗證放歸個體是否繁育后代。
       
        吳代福表示,將在大熊貓國家公園范圍內,從遺傳多樣性、種群動態、群落特征及人類干擾等多方面,解析局域瀕危小種群復壯受限制因素,科學制定規劃,有序開展大熊貓放歸,改善微小種群遺傳多樣性。同時,通過在生態廊道開展放歸,增強種群間的基因連通性,為實現大熊貓種群的野外復壯提供關鍵支撐。
       
        目前,大熊貓野化培訓梯隊已經建立,未來每年將有培訓合格的大熊貓個體放歸野外,并努力復壯大熊貓小種群。“我們將加快大熊貓野化培訓、放歸、監測等關鍵技術的創新和推廣應用,力爭每年放歸大熊貓3至6只,并通過引種加大野生大熊貓瀕危小種群資源保護,逐步建立野生大熊貓遺傳種質資源庫,實現圈養種群與野生種群基因雙向交流。”吳代福說。
      0

      国产拍揄自揄精品视频网站6_久久无码高潮喷水免费看_一区二区无码网站_国产一区二区精品自产_欧美视频一区二区手机在线看_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